寻找的时候最容易放弃啊。

是给学校新成立的汉文化社写的字!

【孙权中心向同人】

【轮回世界观】


———


年少万兜鍪,坐断东南战未休。天下英雄谁敌手?曹刘。生子当如孙仲谋。...


夏休(一)

这是一些关于一个小女孩和她的森林、一片森林和它的夏天的故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钩月

·武伽X白亦君

·私设存在 注意避雷


————


曾经在梦界死去的人,在现实世界中会永远丢掉一些东西。


天下雪了。白亦君明明是最懂得这句话的人,然而她看到武警官孤身走进风雪之中时仍然感到了不明的疼痛,像是所有的寒冷都化作细小刀刃,一点一点剖开心脏。极寒带来一种灼烧的痛感。她最后看到武伽两眼无波,径自走向对面的街道,他的背影看起来像在寻找什么,又像是彷徨在虚空。


毕竟灵魂已经死去,是一具行尸走肉了。白...

旧色黄昏

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

一期一振醒来的时候,一天已经到了要结束的地步,昏沉的光线困倦的落在和室里,落进壁画上伊邪那美的眼睛。他一时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,周围整整齐齐的家具与灵纸也显得失真,因为光线的原因都像老照片那样泛黄。他试着动了动身子,一种极端麻木和酸涩的感觉瞬间布满全身,他的头脑一阵晕眩,记忆渐渐复苏,检非违使的长枪洞穿心脏的锥心疼痛再次袭来,那时候绝望的灰黑色也试图蔓延上眼角。他是怎么活下来的,又是怎么回到本丸的,一期一振一概不知。


“你醒了呀?我很担心你的喔……你回来以后就没有睁过眼,一直到现在。”


女孩小小的脸从床边冒出来。她刚才把头埋在一期一振的被子里睡觉,所以他没有...

少年时的她

苏晓墙相关片段


“这是我上中学的时候,在你姥爷住着的城市里,我们的校服是不是很好看?”苏晓墙把六个月大的女儿抱在怀里,右手捏着相册的边缘,左手紧紧抱着咿咿呀呀的小家伙。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用力有些过分,苏苏被她搂着,嘟起嘴吧表示抗议。


苏晓墙没有发现她的抗议,她的目光聚焦在那张照片上,那是在仕兰中学读书时候的照片,她穿着校服裙在一片嘈杂中回过头来,明朗的五官被摄像机拍出了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美好,比其他同学更加白皙的肌肤上有着阳光的吻痕。


时隔多年她已为人母,她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,她会在喂奶的时候惊慌的把奶粉洒的满桌子都是,激情澎湃的把节奏感很强的英文歌当做催眠...

葬身格陵兰



格陵兰岛是一个由高耸的山脉、庞大的蓝绿色冰山、壮丽的峡湾和贫瘠裸露的岩石组成的地区。从空中看,它像一片辽阔空旷的荒野,那里参差不齐的黑色山峰偶尔穿透白色眩目并无限延伸的冰原。但从地面看去,格陵兰岛是一个差异很大的岛屿:夏天,海岸附近的草甸盛开紫色的虎耳草和黄色的罂粟花,还有灌木状的山地木岑和桦树。但是,格陵兰岛中部仍然被封闭在巨大冰盖上,在几百公里内既不能找到一块草地,也找不到一朵小花。格陵兰岛是一个无比美丽并存在巨大地理差异的岛屿。东部海岸多年来堵满了难以逾越的冰块,因为那里的自然条件极为恶劣,交通也很困难,所以人迹罕至。这就使这一辽阔的区域成为北极的一些濒危植物、鸟类和兽类的天然避...

灯雪年

本丸全员向,一期一振中心,微含一期婶。

一期一振回到本丸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,他把沾了博多湾风雪的外衣脱掉放在暖炉上,暖炉的热度让零星的雪花融化成水珠,渗入墨蓝色的衣料,留下星星点点的深色印记。


他并不急着入睡,慢条斯理的铺开被褥整理好枕头,接着把桌上闲置的水杯拿下来。水还有半杯,是他出阵之前审神者为他热的,经过几个小时已经失去了温度。一期一振小口吞咽着那些凉水,月光透过窗子朦胧的洒落一地。明天就是新的一年,他思索着要给弟弟们准备什么礼物,前田和平野可能会喜欢手偶,而药研则需要一把新的手术刀。一期一振小声的笑了起来,对面弟弟们的房间已经熄了灯,他几乎能听到他们小小的呼吸声,还有乱七八糟...

暗恋

一期一振X审神者 现世paro预警


9月1日


早上好,今天我很开心,还有点害怕。夏天已经离我远去了,我觉很遗憾,但是它的余温还在空气里游动,吹动我白色的窗帘。这次的暑假放了五十八天,我有五十八天没有再看到你的身影了——哪怕是影子也没有。我想,五十八天里你一定过得很好,因为你是那样的一个人啊,呼吸里藏着二月,眼睛里落花飒飒,连心存毒热的夏天也会对你温柔。让我开心的是秋天总算到了,今天就是开学的日子,我又可以偷偷地看着你了。但是我不能让其他人发现,否则他们会在背后议论我的。现在是七点整,我准备出门了,先去附近的公园一趟,那里有我很喜欢的流浪猫咪。希望你也会喜欢...

1 / 4

© 解朝衣 | Powered by LOFTER